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 第820章 一甲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zwfjd.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伊凛与剑南春御剑走后。


        

辰北大爷唏嘘地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感慨万分。


        

他在感慨光阴似水,了去无痕。


        

可大爷也没唏嘘太久。


        

六十年,他在杂役班见过的事太多了。


        

无论是青年才俊,或是平庸后辈。


        

太多、太多、太多了。


        

辰北大爷哼着小曲,轻松提起伊凛落下的扁担,准备上山。


        

至此,晨曦洒下,余下杂役弟子压根不知道又有一位弟子从杂役班离开,懵懂无知地洗漱、进餐,准备一天的活计。


        

就在此时。


        

忽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万籁俱寂。


        

除辰北大爷外,所有杂役弟子,诡异地停下手上动静。


        

他们一动不动,眼睛、呼吸、心跳,均诡异静止,形同雕塑。


        

一位白发如瀑布批下,发髻上插着凤头玉钗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辰北大爷身后。


        

辰北大爷动作稍顿,缓缓放下扁担,转过身,打量着出现在身后的女子。


        

女子面带薄纱,看不清面容。可那双眼睛里,却似藏着日月星辰,神光内蕴。


        

辰北大爷打量片刻,长叹一声:“一甲子未见,你怎么来了?”


        

“好久不见。”


        

女子语气淡然。


        

“嘿,”辰北大爷轻笑一声:“俗话说韶华易逝,容颜易老,可我观你,仍美貌如花,老夫可是嫉妒得很。”


        

女子穿着一袭素白道袍,她闻言,眼眸未起波澜,只是缓缓抬起手,只见随着女子抬手的动作,那白皙娇嫩的手背皮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褶皱、失去光彩。


        

仿佛在这短短的几息间,女子重新被时间洪流冲刷一遍,快速老去。


        

可这诡异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太久,女子那苍老的皮肤,一瞬间便消失不见,归复青春。女子轻声道:“若师兄愿意,师妹愿以垂老之姿面对。”


        

辰北大爷一听,连忙摇头:“罢了,还是年轻的好。”


        

女子轻轻放下了手。


        

两人默然。


        

气氛尴尬。


        

辰北大爷想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时,女子又道:“师妹正在寻人,继承师傅的衣钵。”


        

“你看中的人,可是那朝如霜?”


        

“是。”


        

“那娃不错,可差了点意思。”


        

“林一如何?”


        

“悟性奇高,心性上佳,资质差强人意,算是一根好苗子。”辰北大爷咧嘴一笑:“可让我最看不透的是,他看似命短,不像是能延年益寿的修士,怪哉。”


        

女子点点头,似乎对“林一”不过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说罢,女子转身,欲离去。


        

辰北又问:“莫非你想收林一?”


        

女子停下脚步,面纱飘起,露出丰润唇角。


        

“你知道的,我不收男弟子。”


        

辰北踌躇片刻,仍是将心里话道出:“可是因为他?”


        

“师兄明知,何必故问?”


        

“执念。”


        

辰北轻叹。


        

“正是这一执念,让师妹活至当下。”


        

“可也是这一执念,终归害死你。”


        

“五千年来,于七绝女帝之后,无人再能突破九重天,若放下执念能让师妹多活三两百年,这执念,不放也罢。”


        

“顽固。”


        

“多谢。”


        

“……”


        

女子走了。


        

这一来,仿佛真的只是叙旧。


        

下一次见面,也许又是一甲子后。


        

女子走后,辰北重新挑起扁担,提着两空空木桶,循径上山。


        

辰北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一边登山路,一边哼着歌。


        

若伊凛在此,便会发现,辰北嘴里哼的,分明是伊凛平常哼的、带有现代流行歌曲味道的小调。


        

什么“放开那个姑娘”、“爱是一阵风”、“让我痛彻心扉眼泪彻夜地流”之类的歌曲。


        

哼着哼着,林中起雾,打在辰北脸上,凝成露珠,顺着脸上褶皱滑下来。


        

若不明所以的,也许会以为这老大爷在哭。


        

又或者…他真的是在哭。


        

“心怀执念的,何止是你啊。”


        

雾中竹林,溪边小径,荡出惆怅叹息。


        

直到女子与辰北分别离开后。


        

杂役房前其余杂役弟子,重新有了动静。


        

仿佛雕塑活了过来般,恢复生气。


        

他们对刚才发生过的对话,一无所知。


        

……


        

……


        

在这里,每个人似乎都有故事。


        

有的故事如一碗清茶。


        

有的故事如一泓烈酒。


        

剑南春的故事,有点上头。


        

伊凛与剑南春飞在天上。


        

时隔半年,剑南春怕伊凛忘了,小声提醒:“小师弟啊,看在师兄如此提点你的份上,你可莫要忘了我俩的约定啊。”


        

这剑南春不开口还好。


        

一开口,伊凛又忍不住掏出没来得及多刻几刀的“剑南春二号”来上几下。


        

伊凛心里有一点点生气。


        

你特么把老子撂在杂役班半年,自己跑去风流快活了,老子不折腾你都算你命大了,你竟敢提“约定”?


        

春哥啊春哥,你还要脸不要脸?


        

伊凛默然不语。


        

剑南春察觉到伊凛心里有疙瘩,于是趁着有机会,解释道:“林师弟你有所不知,正式进入天剑门前,到杂役班打杂三五七年,可是每一位弟子毕竟流程。”


        

“你也是?”


        

“那当然。”剑南春呵呵一笑:“你可认识辰北?”


        

“认识。”


        

“师兄我啊,当年于杂役班时,他已在那里。二十载春秋逝去,他仍在,你可明白了?”


        

“算了。”伊凛决定暂时不与这厮计较太多……没空。他随口问起夏小蛮的事。


        

说起来,伊凛也不是关心那长公主,而是关心长公主兜里的人皇玺。那可是关系到他在这个世界生死存亡的大事。


        

“你说夏师妹啊……”


        

在外头时,剑南春还不乐意,可到了里面,一口“师妹”、一口“师弟”叫得非常顺口。


        

剑南春简单地将夏小蛮的事说出。


        

这不说,伊凛还不知道。


        

原来杂役班,是男女弟子分开的。


        

女弟子的杂役班,在悬空仙山的另一侧,男女班完全没有交汇的路线,这也是为了安全。


        

当伊凛知道夏小蛮身为大庆长公主,也干着和他一样的杂役活,心里瞬间舒畅了,脸上也流露出欣快的笑容。


        

“哪本秘籍,到底是谁给的?”


        

伊凛又想起剑南春于第三个月塞来的破烂,随口问起。


        

剑南春犹豫片刻,最终摇摇头:“关于此事,林师弟就莫问了。”


        

伊凛见剑南春似乎有难言之隐,点点头,不再多问。


        

过了不久。


        

剑南春的飞剑抵达目的地。


        

那是坐落于主峰的一处别苑。


        

天剑门悬空仙山,范围辽阔。


        

仙山上,有诸多山峰。


        

在诸多山峰上,也就是半空中,还漂浮着一座座悬空小岛,岛上有林有草,亦有峰峦。


        

这地貌,瑰丽神奇,令人惊叹。


        

而这别苑,伊凛于夜里无事探查时,远远见过,并未深入。


        

当剑南春带他落在别苑门前时,伊凛眉头一皱:“传功长老的别苑?”


        

这话,却让剑南春惊了:“林师弟如何得知?”


        

按理说,杂役班平常打杂地,最多不过在仙山浮岛外围,顶多也就接近外门弟子居所、紫竹林、静心渊等正式弟子的修炼场所而已。


        

再往内围,灵气充沛,打杂弟子与无主灵兽,不得入内。


        

而最核心地带的仙山浮岛主峰,是内门弟子的独居木庐、各长老别苑等地,杂役弟子更没资格上来了。


        

可这林师弟一眼便认出了传功长老的别苑,怎么跟逛自家种的后庭花园似地,这般熟练?


        

剑南春于心中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正想提问。


        

就在此时。


        

老旧的紧闭木门后,传出两个异口同声的声音,混在一块: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