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 第477章、不纯粹的婚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zwfjd.cn/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田夏纳自然也不能就那么一直在那里听着,随后就到了码头那边的夏纳公主号上呆着。


        

上田正裕夫妇都在,上田次郎对游艇上的设施感到很开心,跑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


        

“他……答应了?”上田正裕虽然不在乎未来所谓财产继承,但在乎女儿在嫁出去之后是不是有足够的地位,得到陶知命的尊重。


        

上田夏纳点了点头:“答应了,还有更多的想法……”


        

她只对父亲一人转述了陶知命的一些计划,听得上田正裕一阵懵。


        

勇直剑客宗师哪懂这个?没想到这件事也能被陶知命用来赚别人的钱,为他的计划撒疑兵。


        

“……他能认识到这一点就行。”


        

上田正裕说完,觉得自己的气势有点弱,竟像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也只能无可奈何,带着歉意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上田夏纳笑着说道:“我没事的。爸爸,那我先去休息了。”


        

勇直男点了点头,看着女儿离开。


        

如果陶知命在这里,看到父女俩这种担心他会发飙的小担心,一定是比较感慨的。


        

上田正裕虽然很勇,但骨子里还是觉得女儿嫁出去了,许多事就身不由己了的。所以上田夏纳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上田正裕很担心陶知命的反应。


        

在他看来,那家伙肯定很抗拒这种对他的约束。反正一开始就都是明说了的,如今这样,也都是夏纳和上田家的选择。


        

可是夏纳坚持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两家之间的关系是无法改变了,在正式举办婚礼的这个时间点提出她的诉求,不管陶知命是什么反应,以后就都有了明确的相处之道。


        

在这一点上,上田夏纳比她老爸更勇,更坚决。


        

陶知命平常在上田家再怎么显得平和,但上田正裕又不是不知道兆円财富意味着什么。他已经适应了作为女婿“部下”的这种角色,正是因为内心里肯定了陶知命的强大。


        

奇妙的家臣担心“主公”反应的心理。


        

所以现在明白自己内心复杂情绪的上田正裕,只能默默觉得,女儿似乎也真正长大了。她面对的问题,她选择了以自己的道去应对。


        

好在陶知命并没有介意夏纳约束他的想法。


        

一时之间,上田正裕竟颇感宽慰。


        

想起那天晚上他在车上对自己行的大礼,所说的对自己那份“信任”的感动,上田正裕只觉得那小子确实是浪了点,但对上田家,始终还是有这份尊重的。


        

这些情绪,陶知命就不知道了。


        

他正和小野寺留奈一起在熟睡的陶拓海旁边飙车呢。


        

引擎轰鸣,小拓海似乎被吵到了,翻了一个身。


        

陶知命连续入弯,高速冲过终点线,才舒坦地说道:“好像不该买AE86的,该买奔驰。”


        

小野寺留奈迷迷糊糊地问:“什么意思啊?”


        

陶知命得意地哈哈笑了笑:“没事,AE86就AE86。我们的拓海啊,开AE86也不怕奔驰!”


        

还在缺氧的小野寺留奈完全不知道他笑的是什么。


        

……


        

经过两天时间,陶然号又变了一个样。


        

许多问题,就是用钱解决的。钱给得多,活也出得快。


        

鲜花、气球、轻纱……装饰得非常浪漫喜庆的陶然号已经为这场婚礼做好了准备。


        

从早上开始,直升机、小游艇,就不断接着客人来到了这里。


        

香岛来的众人中,李炬跟着李家成一起登上陶然号之后,还在到处打量着,就听到了香岛其他公子哥的起哄。


        

“李少,你那130万出得值啊!等陶哥把这游艇开到香岛,你举办的那个趴体得好好策划一下啊!不能漏了我!”


        

当初陶知命在香岛那场中秋宴会上,把这艘游艇一天的使用权拍出去了130万,出手的正是李炬。此刻他们见到了实物,玩心大起。


        

2亿米元打造出来的大玩具,又是阿兹慕准备一口气打响顶级游艇名气的作品,观感绝佳。


        

李炬哈哈笑着:“等下问问陶哥,什么时候开到香岛。”


        

“肯定就是年内啊。那个《赌圣》,不是说有一场戏要在这上面拍吗?”


        

李炬意味深长地小声调侃着:“那要先等李小姐用完啊。”


        

几个年轻人就会意地小声谈笑起来。


        

今天是陶知命的婚礼,李佳欣自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陶哥毕竟是陶哥啊。香岛那边的事又不是秘密,他这夫人家里什么动静也没闹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闹,闹什么?”手里端着酒杯的人看了看远处与那个“世界首富”堤义明谈笑风生的陶知命,“陶哥的实力摆在那里,我了解了一下,那个上田家也不过是霓虹过去的武士家族罢了。就算在他们所谓的华族里,也是地位偏低的。如今时代变了,到底是谁高攀,还说不定呢。就算陶哥当初起步时沾了他家的光,现在给了正式的名分,也算重情重义了。”


        

他们讲的粤语,声音也不大,因此并没有多少顾忌。


        

但不远处的李家成还是转头轻声训了一句:“慎言!”


        

于是几个年轻人就讪讪地换了话题,张望着说道:“怎么没看到陶哥在霓虹这边娱乐公司的那些明星?我看新闻里陶哥要大捧那个泽口靖子啊,不来吗?”


        

“应该有吧?船上这么多大人物,怎么能没有女明星助助兴?”


        

然而直到客人到齐了,这艘陶然号真的启航,船上也始终没迎来什么“助兴”的女明星。


        

游艇上最宽阔的那层甲板上,躺椅什么的暂时都被撤走了,摆上了一排排的椅子。


        

宾客落座,最前排坐着的除了上田正裕夫妇和两个小男孩,竟是山本显人、木下秀风、霍英冬、赵春树和赵元曦。


        

这个安排有点耐人寻味。


        

上田正裕夫妇不用说了,山本显人算是他在东大的长辈,木下秀风是最早提携陶知命一起发展事业的。


        

霍英冬也讲得通,陶知命毕竟有夏国血脉,父母都不在了,香岛来的客人里,霍英冬的江湖地位最高,这挺正常,算是个代表。


        

赵元曦嘛……看上去在陶知命身边的骨干里,地位仍旧是极高的,毕竟是蟠桃会的股东。


        

但那个精瘦的老头子是谁?


        

至于那两个小男孩,一个只有一岁多模样,另一个也只是三岁左右。后面的李炬等人交头接耳了一阵,随后不免开始含笑窃窃私语。


        

第二排,坐在那里的就是霓虹这边的安斋善卫、野岛达雄、高木仁八,还有海部俊和桥本太郎的秘书了。而另一边,则是哈萨尔、阿尔瓦利德,以及李家成和花期银行的杰米迪蒙、哥伦比亚影业的总裁。


        

不一会,有些人也就搞清楚了赵春树何许人也。


        

霓虹极道大势力稻川会的一个顶层干部,出身也是夏国人。


        

这下霍英冬反倒和他有些话题,两个人小声聊了起来。


        

李家成等香港来的大佬,看着左边霓虹那些大人物,暗自佩服陶知命的能量之大。


        

那些大财团都来了重要人物,霓虹的不动产和其他领域富豪也来了不少,最主要的是,内阁高官也都派了人来道贺。


        

黑白两道,官商各界,来的人物层次都不低啊。


        

而霓虹之外,除了香岛的一种富豪,既有欧依尔特王室的王子们,又有花旗银行总裁和哥伦比亚影业总裁这样的人,还有好几个知名奢侈品品牌的老板。


        

年纪轻轻交游这么广阔,这些人还都能从各地专门过来,自然不全是因为陶知命的面子,而是有其他实打实的利益。


        

众人也知道这个仪式只是一场见证,随后这么多各地富豪、权贵在这里,只怕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聊。


        

游艇渐渐驶离游艇母港,往更宽阔的海面开去。


        

……


        

婚礼的仪式并没有很特别,上田夏纳私下里虽然已经包容了陶知命的肆意妄为,但现在宾客众多,很多还是陶知命从国外请来的人,所以并不想被那么多人注目着。


        

毕竟不少人都知道陶知命在外还有别的女人,因此她只是按部就班地参加完仪式,就回到了船舱中的主卧室里。


        

宾客也都到了游艇上的大宴会厅。


        

说是大宴会厅,自然也不能跟陆地上大酒店的宴会厅去比空间。不过,容纳这些数量不多的权贵富豪还是足够了。


        

三三两两的人先凑起来闲聊了。


        

这么多人在,许多事情自然不是在这个场合说的。


        

陶知命依次和一些人寒暄客套,接受了一些祝福之后,不一会就来到了李家成等人这边。


        

“陶总,那个赵老和你的关系是?”李家成当做好奇一般问了起来。


        

“赵老算是我另一个拳脚师父了。”陶知命笑呵呵地敷衍过去,“我父母都过世了,赵老和我既然有一层师徒关系,就代为见证一下吧。”


        

“原来如此……”李家成笑着点了点头,“陶总重情重义,有心了。”


        

陶知命也不在意他话里的深意,打了个哈哈:“我在霓虹根基不深,也就是因为重情重义,才能让大家都卖我点面子啊。看了东京的游艇母港,对南丫岛那边更有信心了吧?”


        

“确实大手笔。听说霓虹关西那边现在那个新计划,也是陶总推动的。香岛一个影视城,霓虹一个影视外景基地,米国的哥伦比亚影业,陶总真要在这个行业下重注?”


        

“没办法啊,房地产很赚钱,但我也不能动各位前辈的蛋糕,只能开辟一点新领域了。”陶知命一副头痛的样子,“难啊。恐怕好多年都得亏,也就看金融市场能不能持续带来足够收益了。”


        

李家成目光一动:“这次请这么多朋友过来,在金融方面有什么新想法吗?陶总小野寺财富的那个负责人也回来了,我刚才听到了一点,陶总似乎在和他们介绍家族信托基金?”


        

“没错,是有一些新想法。”陶知命顺着介绍起自己在这件事上的计划,然后也点了一下,“另外,就是因为霓虹这边的金融和房地产政策,可能会有大变动了。这次该怎么赌,也想跟大家当面交流一下。没办法啊,霓虹、香岛、米国都有那么多项目得花钱,我现在主要就靠金融收益输血了。”


        

李家成是知道陶雅人和他的布局的,目光一动:“是需要好好交流一下。霓虹高官的秘书都来了,陶总要是清楚什么机会,一定不能忘了带着香岛的大家一起发财啊。”


        

陶知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笑呵呵地说道:“那是当然。香岛哪个私募基金,这第一期如果赚不到,我哪还有脸去香岛?”


        

这个派对婚礼,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真正开始,哪里只是聚在一起加深友谊、玩一玩那么简单?


        

当然,超级游艇的享受也确实特别。


        

食物和酒水一直敞开供应,过了一会另一艘30米级的BravoSport号也过来了。李炬和哈萨尔王子等人看到那艘游艇上的艳丽身影,不一会就乘坐陶然号上自带的小游艇汇了过去,开始属于年轻人的玩乐。


        

而剩下真正想过来交流些信息、谈一些合作的中老年们,分散在陶然号的数个甲板、观景舱室里,也都各自深谈起来。


        

安斋善卫、野岛达雄和高木仁八,对接着围剿另外三家财团计划的进展细节。


        

木下秀风继续和奢侈品品牌们、渡边喜太郎这样的富豪们聊着关于天国之门的合作。


        

陶知命与李家成等人聊完了霓虹下一步金融投资机会的事情后,就去了游艇沙滩飞翼甲板旁的观景舱室。


        

在那里,杰米迪蒙和陶雅人正悠闲地坐在那闲聊。


        

陶知命坐下之后就调侃:“雅人君,你至于这么神神秘秘地不露面吗?”


        

陶雅人呵呵一笑:“我不露面,比被很多人关注不是更好吗?陶会长,好手段啊,第一劝业银行真的入套了?”


        

之前问他要过东京地检关于月光庄事件的调查资料,陶雅人自然关注着这件事。


        

陶知命嘿嘿一笑:“现在,把握是不是更大了?”


        

他朝着杰米迪蒙眨了眨眼睛:“杰米先生,我们三友投资银行的目标始终是那个长信。关于怎么以第一劝业银行为突破口,我们之间也需要商议一下怎么配合啊。”


        

杰米·迪蒙十分感兴趣:“那就要听听陶先生这边的计划了。”


        

“这一次的计划,确实需要你们在米国那边帮助游说一下!”陶知命严肃起来,缓缓说道,“真正的计划,只能掩盖在大环境变化里的战略调整之中。想要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更长远的收益,还是不能就这么粗暴地将霓虹的财团和高官们逼到绝境。所以,这个布局涉及到整个东亚区域的产业调整和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