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民国打僵尸 > 第128章 神通广大的张三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zwfjd.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文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他想杀黄四郎,之前想着怎么善后,现在碰到了张牧之,后面的事就简单了。


        

张麻子早就让刘都统恨得咬牙切齿,也不缺多这一笔外债。


        

坑兄弟,张文也不含糊。


        

“好!爹,和三叔一起,咱们直接冲进碉楼,宰了黄四郎!”六子兴奋的拔枪:“然后分了钱,撤!”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


        

“没错,撤!”


        

他们来鹅城就为了搞钱,能直接端了黄四郎,拿钱走人,自然是一秒钟也等不下去了。


        

“不行!”


        

张牧之拍桌,咚的一声,打断了在场众人乱糟糟,闹哄哄的场面。


        

他说道:“三儿有家业,跟我们几个不要命的不一样,这件事不能把他扯进来!”


        

几人心急。


        

“三叔?你说怎么办!”六子看向张文。


        

二人年纪差不多大,他却真心实意叫张文三叔,是因为他对张牧之绝对的尊敬。


        

“黄四郎有碉堡,里头有四百多个护卫。”


        

张文说道:“就算杀的进去,也未必能活着出来,而且黄四郎头顶上还有刘都统照着,这边闹大了,过个两三天大军一到,我们一样玩完。”


        

“你说怎么办!”脾气火爆的老三道:“我们就他妈是麻匪,怕这怕那的,不如一枪崩了自己!”


        

张文看了老三一眼:“这些都不是问题,想杀黄四郎,很简单,只不过得杀对才行。”


        

“什么意思?”张牧之问。


        

张文说道:“据我说知,黄四郎有一个替身。”


        

“替身?”张牧之问道。


        

“替身!”张文肯定的点头。


        

“什么叫替身?”老二问。


        

“就是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能冒充你做事,替你挡子弹,别人还以为杀的是你。”老三解释。


        

“我知道!”老二恼怒:“我是问……算了!”


        

“所以,我们得宰两次黄四郎!两个都得找到!否则他能东山再起,咱们几个也要玩完。”


        

张文拍了拍脚边的大黑,大黑张嘴打哈欠,不情愿的呜呜了两声。


        

“叩叩~”


        

有人敲门,一个声音问道:“你们几个大男人,躲一个屋里,干什么呢?”


        

“谁?”张文问道。


        

“是师爷。”张牧之回答。


        

门已经打开了,师爷走进来,瞧见了张文。


        

他先是一惊,随即点点头,说道:


        

“这位先生,器宇不凡,敢问如何称呼?”


        

“姓张。”张文说道。


        

“姓张?”师爷诧异的看向张牧之。


        

“我一奶同胞的兄弟。”张牧之说道。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


        

师爷拱手。


        

“客气”张文也拱手。


        

多了个师爷,张文也没见外,他的计划足够原始粗犷,多师爷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张文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大哥,明日我想请你办一件事,此事若成,黄四郎的家财,便是我等囊中之物。”


        

师爷“咕咚”一声,吞咽口水:“你想把黄四郎干掉?”


        

要说贪,可没人不贪。


        

黄四郎有多少钱?金山银山!


        

虽然没听见前头说的,但师爷听见搞垮黄四郎,还是忍不住的心动。


        

“先将你的计划说来听听。”


        

张牧之却没那么容易相信张文所说“万无一失”之计划。


        

黄四郎的碉楼,民兵团,四百杆枪,明晃晃的亮着。


        

即便是张牧之自己都觉得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而在遇到自己之前,张文还是一人一狗,就他一个人想啃下黄四郎,凭什么?


        

如有必要,张牧之也要敲打敲打自己的三弟。


        

张文说道:“明天,我想让你请黄四郎来,一起谈谈剿匪的事。”


        

“剿匪?”师爷看向了张牧之,其他几人也看向张牧之。


        

张牧之尴尬一笑:“三儿,你是想?”


        

“引黄四郎出来,然后拿他的人头!”张文解释道。


        

“你不是说他有替身?”


        

“但是他根本想不到你来了第一天就想弄死他,咱们要打个出其不意!”


        

张牧之杀黄四郎这种人,从不手软,只觉得张文此时的提议太过于莽撞,倒不如徐徐图之,有了县长这层“狗皮”,肯定更稳妥一些。


        

张文却想试试,若来的是黄四郎的替身,那便再等等,如果来的是本人,可就无需再等了!


        

杀人之后,全都推到麻匪张麻子身上,绝对能安全脱身。


        

张牧之迟疑,他能猜想到张文话中意思,却觉得这不靠谱,并非莽撞,而是在赌!


        

倒是师爷有些耐不住。


        

“张先生。”师爷小声问道:“这……能成吗?”


        

张文自信一笑,解开了自己的大褂扣子,露出结实的胸口。


        

“嚯,我说。”师爷凑到张牧之身边,问道:“你们兄弟,怎么都喜欢练块啊?”


        

张文已经掏枪,对准了自己胸口。


        

“三儿!”张牧之腾的站起来。


        

其他人也紧张起来。


        

子弹上膛,张文轻轻扣动扳机。


        

“砰!”


        

张文胸口一阵金光闪烁。


        

叮当!


        

变形的扁平子弹掉到地上,弹了几下。


        

随后张文又对着地板,砰砰两枪,地上多了两个弹坑。


        

子弹是真的,开枪也是真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爷不敢置信的走到张文面前,摸着他的胸口,又弯腰捡起变形的弹头仔细的瞧。


        

“三儿,你这是?”张牧之问道。


        

张文说道:“我跟随老神仙学过些本领,正好会刀枪不入。”


        

“张先生!”师爷竖起大拇指:“厉害!神人!”


        

张文望着师爷,笑问:“师爷,你说这事儿能成吗?”


        

“子弹都不怕,这世上还有您干不成的事儿?”师爷捏着变形的弹头,哈哈笑道:“肯定能成!绝对成!”


        

其他人纷纷离开,房间中只剩下张文,张牧之兄弟二人,以及六子。


        

六子热乎的凑近了张文:“三叔,你的功夫,能不能教我?”


        

“你想学?”


        

“想学!”六子使劲儿的点头。


        

张文道:“简单,这件事过后,我教你。”


        

张牧之走过来,拍了拍张文的胸口,又为他拉上衣裳,系好了扣子。


        

他明白,自己十几年不曾见过面的小弟,已非常人。


        

当初跟随蔡将军时,就曾听说过能人异士,没曾想自己的兄弟,也有一天变成了此等奇人。


        

之前不信,现在张牧之却觉得事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