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秘战无声 > 第785章:机会就在眼前,搏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zwfjd.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兄!”罗耀走上前来,礼貌的先抬手招呼一声,然后伸手握了过去。


        

“大师兄,真的是你,我真是没想到,杨帆兄弟跟我说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谭鑫很激动。


        

罗耀在临训班可是风云人物,学员当中,敢跟教官对着干,还让教官服软的也没说了。


        

要不是有宫慧存在,临训班的学员当中,迷恋这位临训三英之首的女学员有很多。


        

当然,临训班不允许谈恋爱,所以,碍于禁令,大家不敢表明而已。


        

男学员中,崇拜他的也有不少。


        

只有少数一些有背景的,才对罗耀不敏.感,甚至还有一些小集体,比较排斥。


        

罗耀在临训班时间很多,比大都数的学员都短,但他是学院内的风云人物,虽然没有在学院内拉帮结派,但不妨碍有人成为他的拥趸。


        

谭鑫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他在临训班的成绩也不错,中上,虽然不在,三英,五虎以及十八罗汉之列。


        

但绝对在这一千多人里面排到百名之内的。


        

不然,他毕业分配后也不可能直接被分到五战区调查室当调查员了,当然,他的广西人的身份占了便宜。


        

不过,成也这个身份,败也这个身份。


        

因为广西的身份,他很容易就进入五战区调查室,可他是军统的身份,没啥背景,加上桂系那边也怕他是军统派过来的细作,自然对他有一些排斥。


        

谭鑫想融入桂系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背叛军统,投靠桂系,但那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戴雨农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对叛徒,那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他可不管桂系也属国民政府这个事实。


        

军统只能是老头子的鹰犬,背叛就意味着死亡。


        

谭鑫呢,没后台,想调走也没地方去,只能在调查室干着,反正,待遇啥的也不缺,还很安全。


        

他这么不求上进,军统局本部也没办法,他就一个小调查员,手底下最多也就四五个小兵,能干什么?


        

把他调走,那正合桂系的意了。


        

谭鑫就成了一个没用的,恶心桂系在调查室的钉子了。


        

这谭鑫要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子,那可能就安天命了,能平安的干到老就行了。


        

可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这样熬,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可他没靠山呀,想干事儿,即便干出事儿了,都不知道找谁表功。


        

罗耀派杨帆找到他,那是瞌睡送到一颗枕头,谭鑫那是兴奋的一.夜没睡觉。


        

这是自己时来运转了。


        

他也有一些消息来源,在调查室不受重视,可相关的消息还是能听到一些的。


        

他也有几个要好的同学,过去还有书信来往,现在不允许了,知道罗耀在山城混的不错,在总部都是很有权势的,能够在戴老板面前说得上话的。


        

这不是机会来了吗?


        

“大师兄,你喝点儿什么?”


        

“随便吧,花茶和绿茶都行。”罗耀微微一颔首。


        

谭鑫一点头,把伙计叫过来,嘱咐了一声,然后让他赶紧下去张罗准备了。


        

“大师兄……”


        

“等等,谭鑫,这个称呼我还是第一次听你叫,是你想出来的吗?”罗耀刚才就想问了,只不过一直忍到现在。


        

“这个大师兄,其实是这样的,我是四中队的,跟李孚和文三哥一起,前些日子,文三哥还给我来了一封信呢,信中提到了大师兄您在山城的一些情况……”


        

“他让你这么叫的?”罗耀微微一皱,这个文老三也太不着调了吧,都是临训班的同学,又不是师兄弟,还整出一个论资排辈出来了,这影响多不好?


        

“不是,文三哥可没有提及,是我还有几个要好的同学,你可能知道,但没什么印象,他有的在山城,还有在汉中工作,跟我提到你在山城成立了一个临训班同学会,把咱们在山城的同学都归拢一块儿了,大家守望相助,互相帮忙,还拿出钱来,暗中救济困难的同学和已经牺牲的同学的家人,大家都称赞你仁义,说戴主任要是咱们的师父,你就是我们大师兄。”谭鑫解释道。


        

“什么大师兄,以后不准这么叫了,咱们军统可不是什么帮派山头,这话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会怎么议论咱们先生?”罗耀听了,觉得这个称呼很不好,搞不好会给他惹来不小的麻烦,甚至还会连累到戴雨农。


        

“是,是,大师兄。”谭鑫连忙道。


        

“还叫?”


        

“那我叫您什么呢?”


        

“什么您呀的,我们是同学,有必要搞的这么有距离吗?”罗耀不悦道,“叫名字就行。”


        

“罗,罗……”谭鑫张了张嘴,一脸尴尬实在叫不出口。


        

“好吧,你就叫我的职务,我现在的身份是军委会派驻五战区401测绘小组组长,我用的化名,方原,你叫我方组长或者罗组长都行。”罗耀打断道。


        

“大师兄就是那个神秘的401组的组长?”谭鑫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站了起来。


        

“怎么,老虎,你没跟谭鑫说吗?”罗耀扭头问杨帆道。


        

“哥,你的身份,没有允许,我哪敢对任何人透露。”杨帆讪讪一声道。


        

“抱歉,谭兄,我是说过。”


        

“不,方组长,是我唐突了。”谭鑫忙道。


        

茶水上来了,龙井,还有四蝶糕点果盘儿,都是些时令小吃,茶楼能拿的出来最好的也就是这些了。


        

“罗,方组长,杨帆兄弟,喝茶!”谭鑫招呼一声。


        

“谭兄,我让老虎约你出来,是有事想求你帮个忙。”罗耀也不怕告诉谭鑫,这个人可是戴雨农向他推荐的,不然,他也不知道临训班还有一个同学在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内做事儿。


        

“您说。”谭鑫立马做出一个聆听的姿势来,显然是相当熟练了,显然在调查室,他就是个小媳妇,边缘人物。


        

“战区司令部有个参议叫金兆孚,你知道吧?”罗耀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的问道。


        

谭鑫眼神一变,明显可见眼角一个往后收缩的动作,显然是这个“人名”让他起了反应。


        

“方组长,您怎么问起这个人来了?”谭鑫明显流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


        

“你就说认不认识吧?”


        

“认识倒是认识,就是这个人的来头……”


        

“我知道,他过去颜色是红的,但是他现在不是过来了嘛,你对他了解多少?”罗耀不动声色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虽然跟他见过两次,但没说过话,他也很谨慎,除了有限的一两个人外,几乎不跟其他人打交道。”谭鑫道。


        

“你能接近到他吗?”


        

“能是能,但是由于他的特殊身份,我们庞科长下令,不允许跟他有过多的接触,我们也怕给自己找麻烦,也不会主动去接近他。”谭鑫考虑了一下说道。


        

“他有什么不.良生活习惯,比如好美食,好赌博什么的?”罗耀问道。


        

“好赌什么的都没听说,倒是听说这家伙挺好.色的。”


        

“好.色,怎么一个好.色法?”


        

“他身边有个姓张的女子,颇有些姿色,但是他似乎并不满足,还对我们调查室年轻漂亮的姑娘有想法,碍于他的身份,上头对他也颇为纵容,所以,下面有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的。”谭鑫解释道。


        

“不瞒你说,这一次来五战区,除了军事委员会的任务之外,咱们先生也给了一个任务,就是这个金兆孚,他在五战区这边,不但得不到重视,恐怕还会有生命危险。”罗耀说道。


        

“您的意思是,德公会对他不利吗?”


        

“五战区通共这已经不是秘密了,而金兆孚又是从那边过来的,共产党能放过他吗?”罗耀道,“听说此人身份颇为重要,知晓中共不少机密人事儿,李长官把人扣下,迟迟不交上去,这是想干什么?”


        

谭鑫闻言,额头一下子就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这事儿只能在心里想一想,说出来就是麻烦事儿。


        

罗耀继续道:“你说,如果现在这个金兆孚突然间死了,那么他脑海里的秘密就没有人知道了,金兆孚都在你们调查室手里多久了,五战区的共党分子又抓了多少,除了何副军长被解除军职,召回山城接受调查之外,还有谁被抓?”


        

“方组长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我们科长几次带人出去抓人,可每次等到了目的地,基本上都是人去楼空,人家早跑没了,共党的一根毛都没抓到。”谭鑫一想,顿觉毛骨悚然,惊恐的说道。


        

“你也这么说了,这五战区对蒋委员长的‘限共’政策阳奉阴违,甚至暗地里通共,损害党国的利益,这是不容许的,虽然现在是联合抗日,我们也是要保证党国队伍里的纯洁性,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罗耀说道。


        

“方组长,您教我,该怎么做?”谭鑫问道。


        

“这个金兆孚不能再在你们战区调查室待了,我们要尽快的将他弄出来,至于我们的控制手中,最好是将人送去山城,只要拿到第一手的口供,那我们就不怕他们抵赖了!”罗耀说道。


        

“您的意思是,不会是想让我把人给您弄出来吧,那我在战区调查室还能待下去吗?”


        

“这个调查员你还想继续干下去吗?”罗耀反问一声。


        

谭鑫一下子被问住了,做了这事儿,迟早会败露的,他别说在调查室待不下去了,就是五战区也没有他容身之地了。


        

从调查室调离,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机会就在眼前,搏了!